Campaigns

SS 2020 Woman

Plain
Redefined
As
Daring
Attitude

多變是Prada的特色,意義的形態不斷變化,不斷地重新詮釋-不只是一位女性,而是許多位女性-無休止的改變,反映時裝的本身。就如今天的女性身份,Prada的身份也是流動的,波動不定,充滿釋義的空間 ─ 繁複的解釋,避免花巧言辭,推翻定義。Prada內在的矛盾和對立難以簡單分類或總結:Prada既複雜亦簡單,單一同時多面。

Prada 2020春夏女裝系列廣告企劃從多種觀點與角度,反映出女性時刻變化的對立面 ─ 一種無時無刻啟發Prada的多重意義之形態。

文字作為賦予定義的有力工具,為Prada而言,更能夠挑戰原有定義和重新定義,重設情景和重新刻度,喚起幻想裡的故事,由此改變我們察看圖像平面時的觀點。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嘗試定義,變成為定義本身的「不可能」作出宣言。

此Prada企劃圍繞一系列可拼寫成「PRADA」的字首語。就像放在旁邊的照片一樣,每個字首語都可以是一種對Prada概念的詮釋,但都只能代表其中一個意義。以諷刺、超現實、矛盾、對立等為Prada建立許多定義,最終證明Prada並不能被單一的概念或想法定義。

像字首語一樣,企劃的每個圖像都表達不同視角。這些照片透過各種世界觀,顯示截然不同的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世界,從而改變我們對這些軸線的看法。另一種矛盾:這些照片雖然組成了整個企劃,但每一幅都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不是身份的零碎片段,而是各自實現的自我-如果能表達同一整體之中的矛盾對立面,那就是完整的Prada。

攝影師Jamie Hawkesworth透過拍攝這些照片重塑攝影語言,更不斷注入活力,再一次違抗拘束的描述,遊走於黑白與彩色、人像攝影與全身照、鄉村與城市、即興敍事與謹慎經典的沉著之間。穿插不同的生命之間。

參與企劃的模特兒也是分歧的,分別透過名模和新晉模特兒表達女性的世界。這些照片表達了她們的特徵和個性,頌揚女性的獨特之處。模特兒包括Freja Beha、Sara Blomqvist、Anna Ewers、Berit Heitman、Ruiqi Jiang、Ashley Radjarame、Kyla Ramsey、Charlotte Rose、Miriam Sanchez及Zso Varju。

此概念透過相輔相成的影片深化,故事情節揭開一個又一個拼寫成PRADA的字詞,將PRADA融入劇情之中。

透過不斷利用新方式並列這些字詞,企劃內容會繼續自我更新,每次帶來不同的含義和意圖,以及新的態度和定義。

這些文字、照片、詮釋,就是Prada本身及Prada女性的多重身份。

不過,這就像世界一樣,她們從不停止,永不歇息。她們從不相同。在此,她們探索Prada的終極矛盾:一切顯而易見,但卻無法定義。

攝影:
Jamie Hawkesworth

電影拍攝:
Ferdinando Verderi

模特兒:
Freja Beha, Sara Blomqvist, Anna Ewers, Berit Heitman, Ruiqi Jiang, Ashley Radjarame, Kyla Ramsey, Charlotte Rose, Miriam Sanchez, Zso Varju

創意指導:
Ferdinando Verde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