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选购尊享免费配送服务

Special Projects

Prada Invites

PRADA有史以来首次同时邀请四位声名卓著的创意大师,分别创作一件独特单品。此次创作的焦点落脚于PRADA多面性中工业化的一面。

Ronan & Erwan Bouroullec、Konstantin Grcic、Herzog & de Meuron与Rem Koolhaas受邀以Prada经典黑色尼龙面料为材各自创作一件单品。

“PRADA邀约” (PRADA Invites) 通过四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探索尼龙材质的诗意性、实用性、工艺性及美学特性。

Ronan & Erwan
Bouroullec

“建筑师、画家和学生们夹着画板游走四方的身影,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线条分明的长方形夹子与游移的身影形成一几何对比。

通过这个项目,我将艺术夹的几何形状融于单肩包设计中,包袋的内里夹层、低处扣合、弹力带和孔眼,再加上单一用色,打造出微妙的图形趣味。”

Ronan Bouroullec

Konstantin Grcic

“总以尼龙为材的钓鱼马甲是我此次作品的参考元素。一开始,我想以Prada黑色尼龙重塑Joseph Beuys著名的钓鱼背心。

随后却延展出围裙和风帽的两款设计,以更为抽象的手法诠释主题。”

Konstantin Grcic

Herzog & De Meuron

不管是以理服人或是以诗撩人,语言已经失去了它的光彩。语言曾启蒙、评述、论道,并探寻真相——或至少是潜在的真相。

语言、论据都可以被新的语言、新的论据所驳斥。批判性的语言由内而外,旨在通过解放保守压抑而陈旧的价值观来变革资本家和姿本主义者的既有社会地位。

如今语言的启迪效力已消耗殆尽,魅力荡然无存。语言中任何新颖的词藻、批判性的句段以及无可非议的事实,最终都能被轻易颠覆。然后,语言沦为一个空壳。真相、假象以及介于之间的事物掺杂在我们所谓的信息社会中。

语言无法承载真实,亦不能表述更深层的含义,因为它将这些价值具象化的能力已然虚无。

语言已不再可靠,它变得苍白无力、支离破碎,仅在学术领域尚存一席之地。

文字是除数字以外另一类被视为一种设计、图案或者装饰的元素,相当于曾经的有效符号或标志,而今已深深刻印到人类文化之中。语言、单字、文章只是装饰性的烙印?我们所遇见的语言如同一种考古发现,它与远古卷轴或钱币一样,对我们有着深深的吸引,让我们感知到时光飞逝。

Herzog & de Meuron

Rem Koolhaas

1984年,Prada以一己之力掀起了经典背包的回潮。在户外探索格外实用的背包一跃成为备受青睐的都市私物。在户外时,我们用背包收纳毛衣、塑料雨衣、水果、饮料、袜子等等,一切都得益于背包单一廓形带来的内部空间。背包造型的灵活性虽然很大,然而背在身后又让人很难触及。每次都要取下背包,然后花时间从杂乱的背包内部翻找到所需物品。

如今,在机场排队例行安检时,总能惊讶地看到柔软的背包被塞满了各种笔记本、充电器、书籍、化妆包等有着锐利直角的物品,而解开系绳、背带、搭扣等将物品取出的过程更是不便——所有这些物品的边角设计似乎与背包不太匹配且尺寸不符。

这个项目中,我意在对背包进行重新演绎,使其更能满足现下都市人群的需求。这款背包设计为身前佩戴,背包者可随时取出包内物品;内部存储空间合理划分,以适应现代生活需求,打开方式也更便于存取。

身前佩戴的方式更能增加拥有感——走动过程中掌控性更好,同时也可避免背包内物品之间的无意碰撞。

Rem Koolha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