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 1950-1965
罗马 1950-1965

罗马 1950-1965

由Germano Celant策划的“罗马1950-1965年”艺术展探讨了二战后艺术和文化在罗马兴起的浓厚艺术和文化氛围,此一热烈氛围一直延续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 

在那些年里,意大利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遍地是战争造成的破坏,从废墟中回收原材料不仅为1960年代的经济繁荣和快节奏的工业化奠定根基 ,也为以激进更新为特征的艺术运动打下基础。

1950年11月,Mario Ballocco在«AZ»杂志上发表了“Gruppo Origine”(起源团体)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宣传了他与Alberto Burri、Giuseppe Capogrossi和Ettore Colla组成的艺术团体并介绍了他们的计划。这个团体接着于1951年1月在他们的画廊里揭幕了第一个展览。Burri 在这个团体的存在是至关重要的,他确立了急迫强调艺术概念根植于人类理想和世俗模式的要求。他的画布,从1948年开始转变成覆盖着擦伤和裂口、碎片和孔洞、斑块和霉菌、疤痕拼凑在一起形成受风和水侵蚀的皮肤。

同样的,Ettore Colla深信从工业残墟“底层”回收的材料自有其强度。他用它们来打造自己的雕塑作品,从而抒发作品的力量。

尾随Burri和Colla脚步的是成立于1947年3月15日的“Forma 1”,这个团体在Renatto Guttuso位于罗马Via Margutta 48号工作室宣告成立。

与此同时,在Via Margutta和Villa Massimo一带涌现的工作室,是许多艺术家聚会的重要场所。

人民广场(Piazza del Popolo)上的Caffè Rosati和其它咖啡馆及酒吧,则成了艺术家与知识分子交换意见的象征性场所。

在当时,罗马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人们可以尽情享受生活的美好。1960年 Federico Fellini执导的电影《甜蜜的生活》 (La Dolce Vita)也充分体现了这种情感。这样的环境不仅吸引了像Alberto Moravia、Ennio Flaiano 和 Pier Paolo Pasolini等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进驻罗马,还吸引了大批演员、导演和国际电影制片公司。

 

 

于Prada荣宅举行的“罗马 1950–1965”展览于2018年3月23日至5月27日面向公众开放。
展览门票定价为人民币45元整。
每张门票对应一个独立二维码,仅限使用一次。持票用户必须在预约间段内入场。逾期逾时门票等同作废。
为确保舒适观展体验,展区将进行限流措施。
门票仅限过线上购买,敬请扫描二维码通过微信支付进行线上购票。

如欲查询更多信息,敬请电邮:pradarongzhai@prada.com

PRZ-QR-code_Webpage-Black

 

 

Alberto Burri

Rosso plastica
塑料红
1962

Plastic, acrylic and polyvinyl
acetate glue on canvas
81 x 100 cm

 

 

 

Carla Accardi

Scissione orizzontale
横向分割
1961

tempera and casein
on canvas
110 x 150 cm

 

 

 

Afro Basaldella

Cronaca nera
犯罪新闻
1951

mixed media
on canvas
144.5 x 174.5 cm

 

 

 

Mirko Basaldella

Sacerdote
牧师
1967

wood
84 x 34 x 34 cm

 

 

 

Ettore Colla

Rilievo legno e ferro
木材和铁的浮雕
1961

Wall-mounted assemblage
of iron and wood
121 x 95 x 20 cm

 

 

 

Pietro Consagra

Colloquio romano, 1958
罗马对话
1958

Bronze
30.5 x 35 x 3 cm

 

 

 

Piero Dorazio

Veronica
1959

oil on
canvas
60 x 60 cm

 

 

 

Nino Franchina

Ala rossa
红色翅膀
1951

Polychrome sheet
metal
380 x 60 x 60 cm

 

 

 

Gastone Novelli

House of Flowers
花屋
1963

mixed media
on canvas
200 x 200 cm

 

 

 

Antonio Sanfilippo

Nucleo
核心
1957

tempera on canvas
70 x 61 cm

 

 

 

Toti Scialoja

Impronte nere
黑印
1960

oil and sand
on canvas
130 x 160 cm

 

 

 

Giulio Turcato

Reticolo

1958

oil on canvas
115 x 195 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