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 Rong Zhai presents ‘Roma: 1950 – 1965’

項目


Fondazione Prada 策劃的展覽《羅馬:1950 – 1965》於 Prada 榮宅精采呈獻

由 Germano Celant 策劃的展覽「Roma 1950-1965」,探討緊接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羅馬興起的藝文盛世,這股風潮持續至 1960 年代初期。

在這些年裡,義大利和世界其他地區都逐步從戰後百廢待舉的狀態中復甦,將戰爭的斷垣殘瓦當作原料,這不僅為 1960 年代蓬勃的經濟與發展飛快的工業奠定基礎,也展開了一系列激進的藝術復興運動。

1950 年 11 月,藝術家 Mario Ballocco 在《AZ》雜誌發表〈Gruppo Origine〉一文,提倡並說明他與 Alberto Burri、Giuseppe Capogrossi 及 Ettore Colla 共組團體的同名計畫。1951 年 1 月,他們在自己的藝廊舉辦展覽。Burri 的參與是一大關鍵,鞏固了引用理想與世俗人文典範之藝術概念。他的創作生涯始於 1948 年,畫作滿是磨損、割痕、碎片、孔洞、補丁、鑄模般的效果,並在縫合之後,形成表面凹凸不平的樣貌。

同樣地,Ettore Colla 認為物質的力量來自「底層」,來自工業廢墟。他將這些概念體現於雕塑作品,發揮意象的力量。他替碎片賦予新意,將其融入美學場域,以塑像與污染當作天外一筆,代表著恆久格格不入的作品,對抗揚棄老舊元素的消費社會。 Forma 團體是繼 Burri 和 Colla 之後的一代,在 1947 年 3 月 15 日成立,發跡於 Renato Guttuso 在羅馬馬古塔街 48 號的工作室。Carla Accardi、Ugo Attardi、Pietro Consagra、Piero Dorazio、Mino Guerrini、Achille Perilli、Antonio Sanfilippo 和 Giulio Turcato 均簽署宣言,在 4 月於《Forma 1》(也就是這個團體為人所知的名稱)雜誌第一期發表,詩意說明形式既是手段也是目的。

工作室則是這些藝術家的重要聚會場所,特別是在馬古塔街和 Villa Massimo 先後出現的工作室。
《Arti Visive》(《視覺藝術》)、《L’Esperienza Moderna》(《現代經驗》)與《Civiltà delle Macchine》(《機械文明》)雜誌,以及 L’Age d’Or(由 Dorazio 和 Perilli 經營)、Art Club 或 La Tartaruga 等藝廊,再呈現了該年代充滿熱情、富有創意的藝術靈魂。人民廣場的酒吧與 Il Caffè Rosati 等咖啡廳,成了藝術家與知識份子交流的聖地。

藝評家暨歷史學家 Lionello Venturi 提出的 Gruppo degli Otto(八人組),以及 Forma 1、Origine 與 Fronte Nuovo delle Arti(僅舉數例),是部分主流羅馬藝術團體與運動藝術風格的起源,確實是義大利藝術過去幾十年來輝煌發展的關鍵。

當時,羅馬成了揮灑人生與享受生活之美的城市,而 Federico Fellini 1960 年的電影《生活的甜蜜》充分地呈現出這種情懷。這個

環境不僅吸引 Alberto Moravia、Ennio Flaiano 和 Pier Paolo Pasolini(為義大利好萊塢 Cinecittà 羅馬影城拍攝的電影撰寫劇本)等藝術家與知識份子,也吸引演員、導演和國際製片大廠前來。

於 Prada 榮宅舉辦的《羅馬:1950 – 1965》展覽將於 2018 年 3 月 23 日至 5 月 27 日對外開放。參觀票價為 45 元人民幣。每張門票配有一組不重複的 QR 碼,僅在選定的時段內有效。同一時段內,允許入場參觀的訪客人數有限,敬請見諒。

 

Alberto Burri

Rosso plastica
(血紅塑料)
1962

Plastic, acrylic and polyvinyl
acetate glue on canvas
81 x 100 cm
© Fondazione Palazzo Albizzini Collezione Burri, Città di Castello – by SIAE 2018

 

Carla Accardi

Scissione orizzontale
(水平分割)
1961

tempera and casein
on canvas
110 x 150 cm

 
 
 

Afro Basaldella

Cronaca nera
(犯罪新聞)
1951

mixed media
on canvas
144.5 x 174.5 cm

 

Mirko Basaldella

Sacerdote
(祭司)
1967

wood
84 x 34 x 34 cm

 

Ettore Colla

Rilievo legno e ferro
(木頭和鐵的解放)
1961

Wall-mounted assemblage
of iron and wood
121 x 95 x 20 cm

 

Pietro Consagra

Colloquio romano, 1958
(羅馬對話)
1958

Bronze
30.5 x 35 x 3 cm

 

Nino Franchina

Ala rossa
(紅翼)
1951

Polychrome sheet
metal
380 x 60 x 60 cm

 
 

Gastone Novelli

House of Flowers
(花屋)
1963

mixed media
on canvas
200 x 200 cm

 

Antonio Sanfilippo

Nucleo
(核)
1957

tempera on canvas
70 x 61 cm



 

Toti Scialoja

Impronte nere
(黑色印記)
1960

oil and sand
on canvas
130 x 160 cm

 
沪ICP备11025989号
_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