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 Invites

Prada Invites

PRADA Invites

Prada 首度邀請四位知名創作人士各自打造獨一無二的作品。是次時裝展聚焦於 Prada 多樣化精神的工業面貌。

Ronan & Erwan Bouroullec、Konstantin Grcic、Herzog & de Meuron 與 Rem Koolhaas 各自準備了簡短介紹,說明使用 Prada 經典材質黑色尼龍布創作的理念。

Prada Invites 呈現四種截然不同的尼龍運用方式,分別探索尼龍材質的抽象、實用、技術及美學層面。

這些獨樹一幟的設計作品將於 2018 年 1 月 14 日 Prada 2018 秋冬男裝時裝展公開亮相,這次場地選在 Prada Warehouse,期許建築師和設計師的創意巧思可以碰撞出璀璨火花。

 
 

Ronan & Erwan Bouroullec

Ronan & Erwan Bouroullec
觀看影片 >
 

「我喜歡欣賞拿著畫板走在路上的人,他們可能是建築師、畫家或學生;那塊方形物體的線條俐落生硬,與移動的人體形成有趣對比。此計畫將這種幾何元素融入肩背袋的設計,搭配內裡、低調袋口、鬆緊帶和孔洞,並採用單一色彩,產生幽微的視覺趣味。」

Ronan Bouroullec

 
 

Konstantin Grcic

Konstantin Grcic

「我的提案主要參考釣魚背心,將背包(也就是這款尼龍材質的主要用途)作成衣服。我一開始想要重新改良 Joseph Beuys 以 Prada 黑色尼龍製作的知名釣魚背心,但後來我做了兩種服飾,以更加抽象的方式詮釋這個主題,分別為:『圍裙』和『連帽衣』。」

Konstantin Grcic

 
觀看影片 >
 
 

Herzog & de Meuron

Herzog & de Meuron
觀看影片 >
 

「如今語言顯得孱弱無力,再也沒有那股以論點使人信服、以詩詞使人沈醉的強大力量。語言曾是啟發思考的利器,能建構觀點和意義及探尋真理,至少可以傳達可能稱得上重要的事實。

語言可以反駁語言,論點可以反駁論點。以前,批判性語言希望能從過去守舊壓抑的價值觀中,解放中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社會的秩序,由內而外徹底改革。但現在語言已喪失其原有的啟蒙能力,失去了最深層的力量。語言如今了無新意、不再具有批判力道,並且悖離事實,任何闡述都能曲解成相反意思,聲稱與實情並無二致。語言已成為資訊的空洞載體。真相、謊言、亦真亦假的論述充斥著我們所謂的資訊社會。語言不再產生真實的內容或更深層的意義,因其早已失去能可靠承載這些價值的能力。語言不再受人信任,因此變得毫無功用、廉價、破碎,或只能貶謫於學術界。

文字現在反而成了設計、圖案或裝飾,堪比曾經強而有力的符碼,化為刺青攀附在無數人體之上。語言、字詞、甚或整個段落,只能淪為裝飾用的刺青? 如今我們面臨的語言沈痾有如考古發現,簡直像遠古捲軸或金幣般迷人,因為我們已切身感覺到語言即將死去。」

Herzog & de Meuron

 

Rem Koolhaas

Rem Koolhaas

「1984 年,Prada 一手促成背囊回歸時尚舞台。背囊在戶外探索時非常實用,因此在當時成為遊走都會叢林的個人包款,深受喜愛。從事戶外活動時,背囊主要裝著毛衣、塑膠雨衣、香蕉、飲料、襪子...所有東西全塞在一個沒有固定外型的背囊。背囊彈性方便,但背在背上實在不容易拿取。取物時必須放下背包,然後花時間從背包的一堆東西裡拿出需要的物品。

如今在機場排隊接受隨身行李安檢時,我們往往會訝異地發現,背囊內沒有隔層的置物空間,居然堆放著筆記型電腦、充電器、書籍、盥洗包等四四方方的物品,而要將這些物品從用抽繩、繫帶、魔鬼氈固定的背囊中拿出來又有多麼不方便,所有袋口都設計得太小,並不合適...。

本計畫中,我會提案重新打造背囊,讓背囊更適合現代都市人使用。後背包會改採前背設計,方便隨時拿取物品。另設置多個隔層,精心設計收納裝置的空間,以符合現代生活形態的需求,還可從便利的袋口輕鬆取物。
前背設計讓人更有掌控感,更能自在移動,避免背囊難免會產生的各種碰撞。」

Rem Koolhaas

 
觀看影片 >
 
沪ICP备11025989号
_返回頁首